那朵莲~

掬一捧轻柔的思绪 轻轻放在岁月的河上
任时间带走或者留下 或深或浅的痕迹
彼此遇见 既是有缘

大芬村模式与艺术产业困境

江因風藝術:

《艺术战争》第一部“艺术资本与市场篇”
《艺术战争与资本阴谋》(二十八)



大芬村模式与艺术产业困境
江因风


大芬村模式与艺术产业的困境.jpg


(本文就某媒体的疑问而做的答复,后改写成独立文章)






一,大芬村模式的困境和矛盾

大芬村是一个很小的城中村,就是一小栋一小栋的握手楼居民房,而且大部分是违章建筑。根据政府的调查,深圳的违章建筑占到三分之一,基本是集中在城中村。大芬村的交通、周边环境和民房建筑形态并不适合文化产业发展。然而大芬村模式的艺术产业园在国内遍地开花,但最终都面临一样的困境和矛盾。

但文博会分会场和大芬村美术馆等做法又拔高了大芬村浮夸风式的面子工程,浮夸风和面子工程造成大芬村的行画产能大量过剩和租金暴涨。

大芬村成为文博会分会场后大芬村的店面租金暴涨10倍。而同时,大芬村行画市场又在整体萎缩,从2008年的大芬村参加广交会的零订单开始,然后连续几年零订单。

大芬村的困境就是产能过剩、画商画家破产而同时又面临租金暴涨的矛盾。这种困境在大芬村模式的艺术产业园内普遍存在。


二,地产已经成为社会阶层之间的战争武器

大芬村模式是以租赁关系来维持的小商品市场模式的低级文化产业形态。大芬村模式困境的核心就是这种短期的租赁关系。最终演变成房东和地产商利用房租的方式来剥削实际文化手工业劳动者的经济成果。

地产已经成为了社会阶层之间战争的武器之一,特殊阶层通过地产和租金的方式来掠夺实际劳动者的经济成果。广州的铺位成交价已经炒到每平方米118万元。大芬村只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国内地产已经成为特殊阶层洗劫实际劳动者经济成功的最重要武器之一,国内地产已经被炒到100万亿的规模,特殊阶层通过把房地产货币化,其中的几十万亿就落入了特殊阶层的口袋。如果中国按照3亿个家庭算,那么平均每个中国家庭估计被洗劫20万人民币,当然这肯定不是平均的,这个压力的大部分被转嫁到作为实际劳动者的白领阶层。


三,大芬村模式失败的核心原因是传统经济模式失效

大芬村模式困境的深层原因是传统经济模式已经开始失效,传统经济模式是以商品为核心的,而一些法律和制度都是围绕商品为核心来制定。当商品和用户发生冲突的时候,现行的法律和制度过多保护商品,而不是保护用户。

传统经济模式是工业文明的产物,现在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工业文明的全面萎缩阶段,工业文明的生产力在一些行业已经饱和和过剩。传统经济模式是造成众多社会矛盾的最基本原因。比如地产这个传统经济模式的产物,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矛盾的焦点。因为当房子和住户发生冲突的时候,现行的法律和制度过多保护房子,而不是保护房子里面的住户。而大芬村模式的矛盾核心恰恰就是房子。


四,需要用新经济模式来改造大芬村模式

解决大芬村的问题,就能解决国内文化产业园区的大问题。

上世纪80年代,新经济模式伴随着信息技术的兴趣而萌芽并快速发展,到2000年后,新经济模式已经成为人类进步的最核心推动力量。但中国并没有跟上新经济模式迅猛发展的潮流。

新经济模式是以用户为核心的,物质性的商品性态已经演变成围绕用户而打造的多元服务。一些法律和制度也应该围绕用户和服务来制订。新经济模式下的新商业模式就是围绕用户为核心而打造多元化的人性化服务。

大芬村的改造就是要从以房子租赁为核心的传统商业模式,变更到为艺术从业者服务为核心的新商业模式。当房东收租金是大爷,爱涨就涨,为艺术家服务是当孙子,所以这个并不实际,大芬村的管理者和村民并不具备这些商业常识,而且相关的法律和制度也并不允许。


五,大芬村模式艺术产业园区面临崩溃

现在中国的艺术园区都类似大芬村的商业模式,或者复制大芬村的商业模式。以房子租赁关系为核心商业模式的艺术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租赁关系只是暂时的,租金暴涨后,艺术家和艺术机构离开,其他小商品形态入驻。纯粹艺术区能生存下来的极少,大部分都在崩溃。曾经是华南地区最集中的艺术家聚集地广州小洲村已经在崩溃,租金炒高了20倍,现在快变成小资情调的酒吧一条村了。798也正在崩溃,未来可能会发展成为旅游小商品市场。

有些极端的艺术区是利用艺术家把园区搞旺之后再把艺术家赶走。比如上海的大东方艺术区,给艺术家免租3年,收高管理费,3年后就把艺术家赶走了。

更多的艺术区是在概念萌芽阶段就死亡了。


六,艺术能产业化吗?

设计可以产业化,因为设计符合当代社会的需求,虽然中国设计走不出国门,但国内也有庞大的需求。装饰画可以产业化,全球和国内都有很大的需求,但装饰画不是艺术,属于工艺品和配饰行业。

艺术产业化是死路一条,艺术并不符合社会需求,而且中国艺术形态过度落后,行政形态的艺术是已经落后几百年的古典美术形态,学术和市场主流的中国当代艺术形态并不是当代艺术,而是过时50~100年的现代艺术形态。

西方比较成功的艺术家,是按照小型手工作坊奢侈品的模式来改良艺术创作和艺术销售的。


七,艺术品是消费品,不是收藏品

艺术品不是收藏品, 而是消费品。毕竟每一个时代,只有几个对艺术进程有贡献的艺术家的作品可以提升为收藏品,其他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画家的作品都是消费品,并不具有收藏价值,在其消费功能完成之后,就变成社会垃圾了,就需要被集中摧毁了。

中国有数百万的各种艺术家,创作了数亿的艺术作品,未来的社会难题是:如何把这些艺术作品摧毁。就如坟墓,当死人比活人多的时候,现代殡葬业就产生了。 在不久的未来,回收和摧毁艺术作品,应该是个赚钱的行业。

欧洲某国,在经济低迷时曾经大规模赞助艺术家,后来政府遇到这批艺术品如何保持的难题,最后不得不花费巨资,将收藏的几十万件艺术作品毁掉。


八,艺术商业是一个改良的庞氏骗局

艺术商业是一个改良的庞氏骗局,可以命名为 “艺术庞氏骗局”,当然“艺术庞氏骗局”对庞氏骗局是一种新的改造。庞氏骗局骗得投资,但没有产品。“艺术庞氏骗局”还是利用庞氏骗局来骗得投资,但是有造出一种“伪产品”,这就是“油画”。

众所周知,油画本身并不能产生实质性的社会价值,也不能产生实质性的经济价值,其能产生的获利全部来源于蒙来的新投资者。如果没有新的投资者,这个“艺术庞氏骗局”就会破灭。没有了交易,你买来的艺术品就是垃圾。


九,中国艺术商业的核心是洗钱

中国艺术商业的交易形态是画廊和拍卖行,中国的画廊都是最原始商业形态的家庭作坊,一般只有几个人,甚至是个体户,并不具备现代商业的特征,也不具备高端艺术知识的认知能力和研发能力。也许一万家画廊的商业价值总和才能等价于一家现代商业模式的时尚企业。

拍卖行的天价拍卖误导了艺术行业从业者的暴富心态,所以中国艺术家大量过剩。天价交易很多时候是洗钱和犯罪,真实价格只有百分之一左右,因为洗钱的手续费不会太高,而真实交易价格只是构成洗钱手续费的一部分。

举个例子岳敏君的大型雕塑在加拿大十几万一个都卖不掉,但岳敏君的油画能卖到几千万,价格为什么相差几百倍?是因为雕塑运输和保存不方便,不适合用来洗钱,只能用真实价格交易。而油画适合用来洗钱,交易价格几千万,但真实交易价格也只是洗钱手续费的一部分,大概百分之一左右,也就十几万到几十万。




江因风
2012年于深圳

QQ:330300000
微博:http://weibo.com/yinfengjiang
江因风艺术网:http://jyfart.com






江因风《艺术战争》六部宏观艺术理论专著,将出版。

《艺术战争》第一部“艺术资本与市场篇”《艺术战争与资本阴谋》,
《艺术战争》第二部“当代艺术理论篇”《工业文明与智力文明》, 
《艺术战争》第三部“世界艺术史论篇”《人类艺术的进程》, 
《艺术战争》第四部“新抽象艺术理论篇”《精神与物质的桥梁》, 
《艺术战争》第五部“当代艺术批评篇”《大师弱智于平民的时代》, 
《艺术战争》第六部“传统艺术批评杂篇”《一切大师都是江湖骗子》。 

江因风《艺术战争》国内首部宏观艺术理论专著,
从经济学、科学、哲学、心理学、宗教、社会学等宏观角度,
全方位研究艺术理论、艺术价值、艺术资本和艺术市场。


评论

热度(1)

  1. 那朵莲~江因风 转载了此文字